三个娃儿的妈 有多辛苦就有多幸福 | 孕宝记
2019-10-23 275

640_看图王.web.jpg

这是一个值得敬佩的故事。

高龄。

为了要第三个孩子。

国内备孕五年未果。

一路艰辛,失败。

继续,再失败。

没时间痛苦,调整情绪再继续。

步履小心严谨,但不曾迷茫。


她说,我知道自己没看起来那么坚强,对未知也有恐惧,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会成功。

但你看见她坚持的轨迹,看见她和先生手拉手互相鼓励前行,仿佛看到强大的爱的力量在托扶和保护,看到不愿放弃的意志,熠熠生光。

谁还不是因为期待和爱着那个能照亮未来的生命,才选择忘却苦难,一次次前行?

如果下一次,就是下一次成功了。这一次,你真的舍得放弃吗?

做好准备,理智选择。我们始终相信,绝望中孕育着希望,坚持终能见光明!

640 (1)_看图王.web.jpg


1


和很多人不一样,Megan来做试管是为了要第三个孩子。Megan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家里也经营着成功的企业,她一直没有退出职场。财务工作需要耐心、细致,这也锻炼出她的练达、自信。别人眼中的她,在工作和家庭中游刃有余,只有她自己才清楚,内心的焦虑在暗暗郁积。


“其实家里没有任何人说一定要要个儿子,但自己心理上还是有压力,家人那种暗暗的期望,你能感受到。” 


要个儿子,其实在要老二时这就是大家一致的期望,只是老天没有那么遂人愿。Megan心里很清楚,现在这个时代女孩子也可以很出色,只是家人的殷殷期待,让她无论有多难都要再试试。


2012年,备孕第二个孩子,却久久怀不上。“生老大那会儿年轻,27岁,工作虽然忙,生孩子却很顺利。决定要老二时老大都上一年级了,这时却发现怀不上了。” Megan说,“其实我的经历也挺惨的,折腾了小两年,北京大大小小的不孕不育医院,能去的我都看遍了。”


曾经托熟人联系了一家著名的妇婴医院,检查输卵管。“需要全麻做手术都没人跟我说,就被推进了手术室,麻药一使,瞬间就倒了。等我醒过来,已经躺在病房里了。”报告结果显示一侧输卵管堵塞,医生说另一侧也不好,让下个月来做腹腔镜检查。


Megan觉得自己不该有问题,拿着报告就去找了一个老中医。老头仔细摸脉问诊,确认Megan没做过流产,最后建议别去做手术。老中医说这就像修下水管道一样,也许你修了这一侧,另一侧可能又坏了。他说要保证心态好,其实早晚都能怀上。而最后Megan怀上老二时,恰恰就是检查堵的那一侧输卵管排的卵。


另一次就医经历更让Megan困惑不已。那是家到处打广告的不孕不育医院,医生说你别去信什么中医,就在我这做,保证你两个月怀上。结果在那里检查子宫内膜是0.3mm(正常是0.8-1.0mm),说我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
Megan半信半疑,拿着结果又去找了老中医,老中医问刮过宫吗?做过多少次流产?没有,那怎么老是纠缠在一个没有的事情上呢?把其他医院做的B超单都拿出来比对,结果数值都是0.8mm。


这时Megan基本确定那家不孕不育医院的检查是有问题的。从中医诊所出来,她干脆把单子撕了。


问Megan当时为何没考虑过试管?原因也很简单,超生。这种情况不能办生育服务证,也就不能在生殖中心或者私立医院做试管。


有过两次生孩子的经历,尤其是怀老二时的种种求医更像是一场苦旅。Megan打定了主意,要老三就走试管这条路了!而这时政策放开,给孩子落户也没那么难了。


2


很偶然的机会,朋友推荐做试管可以考虑海外,于是开启了试管之旅。


首诊时,老公查出精子不合格,Megan也查了子宫壁膜,结果是0.8mm,再查输卵管也没有任何问题。当时Megan很是吃惊,国内医院检查可一直都说有问题,她本存了心会先做治疗,再促卵。 


考虑到Megan的卵巢状况还不错,首诊后医生确定了拮抗方案。医生看卵泡状况很好,就没有再促,让卵泡自然生长。最终取了20多个卵,合格的有8个,配成受精卵5个,接下来,又做了PGD筛查。


Megan做的PGD,就是胚胎移植前染色体检测和遗传诊断,有反复流产史、家族里有遗传病,或者男子精子质量差的,往往都建议做筛查。正是在这个过程中,通过对染色体的诊断也可以识别胚胎性别。Megan做完筛查后,只留下两个胚胎,有一个属于1号基因不合格,而恰好是这仅存的另一个,却幸运的走到了最后,还是男孩。

“心态挺重要的。” Megan也不止一次提到这点,对生孩子这件事,她说其实自己早想好了,对什么结果都是接受的,也许正是这份淡然也暗暗助她敲开了幸运之门。


她带着微笑,温和,沉静,叙来云淡风轻。也许,苦与乐本就是一个东西的两面。就拿做试管来说,最后的稻草既能救人,也可能带来另一面的无望。只是,也许一切自有上天冥冥的安排,那些心性善良、心态达观的妈妈,生活最终也会回报她们以善意。


3


带着三个孩子,让我们这些一个孩子的妈妈想来都心有生畏,Megan坦言不轻松。


儿子四个月的时候,Megan有一天突然发现一只耳朵听不见声音了,开始还不太厉害,渐渐两只耳朵都听不见了。那段时间太劳累,睡眠不好。


去医院检查,医生直接就要求住院,把她吓了一大跳。那个时候她还喂着奶,家里有嗷嗷待哺的孩子,哪里敢住。只能每天早上5点多从昌平赶去朝阳医院,8点多进高压氧仓,10点多出来输液,最后喂奶也只能提前停了。想着那些顶着星辰,揣着焦虑,奔波医院的煎熬,Megan只用了几个字形容:不堪回首。


老大读国际学校,六年级时参加了学校项目去美国呆一年。“原来想着走了一个,轻松点了,后来才发现分散管理,更累。”等Megan去探望时,发现一学期了女儿基本没长什么个儿,从别的同学口中,才发现女儿一直被同宿舍的女孩欺凌,被索要钱,甚至还有过被打,而且时间不短了。


Megan又急又心痛,跟学校、家长、律师各种交涉,还得在女儿面前保持镇定,尽量去抚平情绪,又是一通耗尽心神。原计划呆一周,结果呆了二十多天才回来,朋友们都以为她突然消失了。


“我现在没别的要求,孩子们平平安安就可以了。看着朋友圈晒孩子去这去那的,我一点都不羡慕。老二老三好久没出门了,老二去幼儿园有病毒感染,外面雾霾又重,我刚在家里加了两台净化器,我们健健康康长大就好了。” Megan感叹着北京的娃儿可怜,脸上带着一丝无奈,却又更多的是平和。


Megan笑着说,老三生下来,家里最高兴的是公公。在她的眼里,每个孩子都是生命里最好的礼物。回想起这三个孩子到来、成长的一幕幕,她有时觉得恍惚。


END


记忆似乎也会有自动过滤功能,那些求子时的压力山大,育子的奔波劳碌,似乎都随风而逝,她记得的是孩子们开始喊的第一声“妈妈”。

有人说,保存岁月最好的方式是把岁月变成诗篇和画。对Megan而言,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,都是她记忆里最好的诗篇。


采访|素树

口述|Megan 


分享: 0
用户评论(0)
0/300